VIEWPOINT

【投書】政府幫幫忙 別讓年輕人成為窮忙、躺平族
【投書】政府幫幫忙 別讓年輕人成為窮忙、躺平族

黎小漁/退休教師

年假剛過,在網路看到一個評論節目《全民公審》–原來只有我們低薪,一位大一的學生Howard,剖析自己未來必須面對的薪資環境,充滿無助與惶恐。政府能不重視青年的未來嗎?政策上究竟能給予什麼實質上的協助?在給年輕族群冠上「躺平族」「窮忙族」「啃老族」的同時,是否曾省思,造成「躺平」「啃老」的背後因素?政府低薪政策塑造了「就算願意努力也沒有回報」的現實狀況,年輕人能不為了追求高薪而放棄自己的希望與夢想?對眼前的生活現況習以為常而麻木?

擁有音樂夢想的Z世代青年Howard煩惱著,在台灣無法一圓自己的音樂夢,喜歡音樂的Howard表示:從小不管是老師、父母或大人都說,要選擇自己有興趣的職業,工作上才會做得開心,所以一直認為長大後會從事自己喜歡的音樂相關行業。但現在的台灣,音樂能養活Howard的未來嗎?音樂相關行業,不外乎老師、演奏家、錄音混音師,但三者想在台灣發展都非常艱辛。

Howard說,台灣面臨少子化,國小音樂班人數往往只有個位數,許多孩子也常因練琴的挫敗感而選擇放棄,當老師收入極不穩定;演奏家,在經歷多年不間斷的努力及深造,或許得到某個知名獎項或有爆紅的機會,才可能有穩定的收入,但在此之前收入近乎於0;如果選擇錄音混音師,除了要學會軟、硬體設備操作,還要花上大筆金額購買,有調查顯示錄音或音樂製作者的一週平均工時超過46小時,57%的人下午、晚上才能開始工作,只有1%的人有固定的週休二日,沒有正常的上下班以及假日的行業,起薪只有3萬左右。Howard說,不管哪一條路都非常坎坷,因此上高中時選擇放棄音樂這條路。

Howard也觀察到有許多人都抱怨過在台灣實習的問題:台積電美籍員工來台實習,抱怨工時長,一天至少10~12小時;台師大等學生團體抗議修正2002年師資培育法後,每月8千元津貼即遭取消,一年就少快10萬元,實習期間朝九晚五,回家還要備課,也沒時間額外打工,讓不少人無法過活。青貧問題日益嚴重,從中能看出年輕人為何不信任台灣,從種種實習狀況或實際的工作情況,只讓年輕人充滿絕望,不得不羨慕國外優渥的薪資環境。筆者朋友兩位親人外甥同一年出生,外國求學生活的外甥前年畢業即找到學以致用年薪十萬美元的工作,而在國內成長求學的外甥至今還在參加司法人員國考,相較之下差異實在太大了。台灣政府的體制到底出了甚麼問題?

很多出國念書後就直接留在當地工作,因為現在台灣的薪資待遇真的很差,很多年輕人在網路上抱怨台灣的低薪,月薪只有2萬8,所以工作不用太認真,說在資方眼中,低薪勞工只是免洗筷而已,資方虧損時就減薪、裁員,大賺時就塞進自己口袋,這位網友也呼籲底層勞工一起摸魚讓社會吃苦,企業不改善制度,大家一起活該。有一位背著近百萬學貸的青年,在疫情的影響下選擇休學,白天在餐廳工作到晚上10點,結束工作後繼續兼職騎單車送外送,最後回到和11人共住的青旅房間,住在一個300公分高的鐵架上,只因為沒錢付兩個月的押金。Howard控訴,如此窘境的台灣,到底要年輕人怎麼活下去,今年,台灣的失業率更達3.95%,創近七年新高,請問政府,面對這種情況,年輕人怎能不想出國發展?如何讓年輕人相信政府?給年輕人一個滿意、值得信賴的未來?

在50、60年代台灣的經濟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之首,現在卻成為亞洲四小蟲,政府財政計畫造成M型化社會,財富分配不均,青年普遍貧窮,外資更是因稅務風險無限大而撤資逃往環境好的他國,執政者是否應大徹大悟在法稅制度上大翻修?才能留住人才為國效力,讓年輕人的未來能擺脫低薪,為更美好的未來打拼!

新聞照來源:Unsplash示意圖

《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》

【投書】清朝可以替明朝忠臣平反,難道自稱人權立國的台灣比不上封建專制的帝國?

【投書】沒有人的內科只有鳥知道

【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】

【以上不代表本站立場】


R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