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
【投稿】再見威權,舉牌惹到了誰
【投稿】再見威權,舉牌惹到了誰

戴祥寧 / 專案經理

知道大外割這名詞,是在去年詹姓女子遭桃園市警員不當攔查;知道急性壓力症候群,是在2020年9月19日竹北黃媽媽事件,兩者都與警察有關。走在路上,大概不會有人想要隨時被大外割的風險,甚至手銬、腳銬伺候;路邊舉個牌表達最基本的訴求,誰會料到竟然漏夜偵訊,凌晨還移送地檢署。

詹小姐的案子純屬警察個人的行為失當,而黃媽媽一案明顯地有針對性。

那時黃媽媽先被盤查,半個鐘頭後警察去而復返,從志工的袋子隨便搜出海報,硬塞給黃媽媽,質問是否是剛剛所舉的牌子。過程中,有位女警一直接聽電話,隱約聽到,找個年紀大一點的,接著女警開始鎖定對象,並對志工們大聲咆哮,另有員警嗆聲,誰錄影就盤查誰。

當時那麼多志工,為何獨獨黃媽媽被逮捕。六家派出所18:15以現行犯名義逮捕黃媽媽,而告訴人行政執行官李貴芬於19:27才到竹北分局報案。告訴人根本不認識黃媽媽,也不確認誰會到場舉牌,而且,哪有逮人在先,報案在後的道理。

您知道為了一位志工的舉牌,最後動用多少警力嗎?答案是,大約500多位,是不是很令人驚訝,一般是攻堅場面才會有如此的重大的警力佈署。這樣對付一個路邊舉牌的老婦,是不是太不符合比例原則?

警察不是官員可以任意支配的工具,為達私人目的而行使的公權力,就是公器私用。熟悉的運作,讓人不難聯想到威權時期白色恐怖的年代。華人民主書院董事會主席及國立中央大學兼任副教授曾建元強調,警察值勤要嚴守行政、政治中立。辛苦建立的警察形象,因為地方警察不當執法,毀於一旦,「警察國家」的汙名台灣擔待不起!

日前聽到監察院通過糾正中壢分局,要求議處相關失職人員,並促請警政署檢討改善。監委林國明、陳景峻、蔡崇義調查後,認定中壢分局任由員警違反勤務紀律,在自行劃定的「治安熱點」隨機盤查民眾,又未落實教育訓練,且要求現行犯在警詢時一律施用手銬、腳銬,違反比例原則及警察職權行使法相關規定。

比起詹小姐,黃媽媽發生的時間更早,然而,當時濫用公權力的公務員,至今沒有一位被懲處。想到6小時漏夜偵訊的害怕與無助,凌晨被移送的擔心與震驚,還有限制住居的不安與麻煩,一個六十多歲的婦人家,選擇最安靜無聲的表達或請求,卻受到如此不平等的對待,於心何忍。不可否認地行政執行官以強勢公權力製造寒蟬效應的目的已達到,但是民主的價值,言論自由的保障呢?誰會是下一個黃媽媽?

失控的公權力,就這麼地誕生在這人口快速成長,都市蓬勃發展的城市,讓人猝不及防,謹慎小心尤其老弱婦孺。寫著寫著,忍不住也學起網友寫下留言,「有問題嗎?今天民主缺席」,「誰說這裡可以舉牌的」,「也不長長眼,打聽一下這是誰的地盤」,「500位欸,好大的官威」,「再見威權,長知識了沒」,「監察委員您是不是錯看了誰」。

《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》

【投書】國際幸福日前夕的反思 台灣妳真的幸福嗎?

【投書】以史為鏡知興替 打造零貪腐的台灣

【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】


R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