VIEWPOINT

【投書】從老師暴走 看台灣威權文化
【投書】從老師暴走 看台灣威權文化

陳凱曦 / 資深財會經理

近日台中一中音樂老師暴走引起熱議,起因於高一學生做的報告裡有高二課本的內容,老師認為不應該有高二的南北管出現在報告之中,於是要求學生刪除,但學生認為組員特地運用週末時間合力完成的報告,為什麼老師說刪掉就抺煞掉大家的心血?你一言,我一語,老師真的氣炸了,現在的學生怎麼這麼難教?!我叫你刪掉你就刪掉…這時還有學生在錄影.…於是影片就被傳到社群媒體。

前不久,大紀元登載一則影片指出北京教一年級的老師當眾羞辱一名幼童,並誘導全班小朋友群起圍攻霸凌該名小朋友。底下一整片留言都是在嘲諷牆國教育,但是其中有一則留言跟其他留言不同,卻引起很多的廻響。這則留言寫道:「四十年前的台灣,老師也是這樣威權打罵孩子的,我本人還被老師抺黑,叫起來斥罵許久,只能哭卻不能解釋原因,這就是威權氛圍下的教育環境。所幸近二十幾年來,台灣的教育環境已越來越民主化,反而是奇葩家長變多了。」

在底下的回應裡,好些人訴說自己遭老師霸凌的經驗,更有人說不用四十年前,現在也是有這種老師存在。我想起了自己的國中導師,當年她為了掩護真正犯錯的同學,只因那位同學是其他老師的女兒,就把我叫出去訓話準備把責任全部栽贓到我身上,但她那句話我永遠不會忘記,她說:也不想想你自己是什麼身分!憑什麼說謊?在那個威權年代,守規矩沒背景的學生,就只能默默流著眼淚,莫名奇妙背負上老師隨便幫你扣上的帽子。

這樣的風氣更是在政府公部門代代相傳,有權無責的官場文化,至今仍讓違法的官員們有恃無恐,以依法行政的名義,實際上卻是違法貪瀆的行為,反正做錯也不會有事,於是死不認錯,死不改過,吃虧受苦的永遠都是無辜的百姓,啞巴吃黃蓮的大有人在,熬不過去無力負荷的,一但想不開就是家破人亡,但是官員一樣是升官發財。監察院90週年院慶,監委無奈表示,監察院只有監察權,調查行政機關的疏失及違法,提出糾正、糾舉、彈劾,行政機關放著不處理,監察院也無權追責。像聞名國際的TAIJIMEN CASE,監察院三度主動調查並糾正涉案檢察官及國稅局,結果法務部和財政部只在監委面前演演戲,完全沒有任何懲處及改正錯誤。

我們都知道上行下效的道理,一個國家要能興盛必從掌政者當做表率,蔡英文總統在上任時高喊落實轉型正義,但時至今日我們看到的轉型正義不但是鳥籠轉型正義,而且只做一半而已,賠償受難者卻不究責加害者,連加害者是誰都不知道,何來的轉型正義可言?公務人員懲戒也只是擺著好看,從沒有懲處過違法侵害人民的官員!希望蔡政府能夠落實改革除錯的機制,讓人民不必再委屈忍受公權力濫用威權迫害,期望每一個善良的台灣人民都能真正享有民主法治的幸福生活。

新聞照來源:CNEWS資料照片

《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》

【投書】國際幸福日前夕的反思 台灣妳真的幸福嗎?

【投書】以史為鏡知興替 打造零貪腐的台灣

【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


R18